足球app下载-

原标题:日本“知华派”高官二阶被传隐退,有人担忧“中日交流

原标题:日本“知华派”高官二阶被传隐退,有人担忧“中日交流窗口”是否会关闭

【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】共同社9月1日报道称,日本首相菅义伟当天对于“他计划于本月中旬提前解散众议院”的消息予以否认。引发上述猜测的根据是,有消息称,菅义伟准备在众议院选举之前对自民党高层进行人事调整,其中包括党内实权人物、干事长二阶俊博。由于二阶一直被视为日本政界的“知华派”代表,他卸任之后将给日中关系带来何种影响引发外界高度关注。

据共同社报道,现年82岁的二阶俊博是自愿交出干事长一职的,对此菅义伟还表达了谢意。日本《钻石周刊》网站1日称,二阶在永田町掌握超大权力,拥有一批忠实的拥护者,但其政敌也不少。据悉,因长期致力于日中友好交流合作,他被贴上“媚中”标签,并遭到日本国内部分民众和政客的强烈反感和猛烈攻击。二阶曾多次率团访华,出席过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重要活动,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,还组织日本各界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,被认为是日中交流的“重要窗口”。

虽然二阶即将“退休”被指可以帮助自民党进行选举,但同时也引发“中日交流窗口”是否会就此关闭的担忧。日本众议院前议员小池政就1日在回答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提问时表示,日本政府的民意调查显示,对中国有亲近感的日本民众比例逐年下降,截至去年10月,这一比例约为20%。在此背景下,考虑到政治人物需通过选举产生,因此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,都很难采取亲华立场。他认为,二阶若就此隐退政坛,可能给日中关系带来影响。小池说,在日本政界,除二阶以外,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中的议员也对中国感兴趣,只不过一直以来都由二阶扮演“主要窗口”的角色。已故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野中广务生前将二阶作为“中国窗口”培养起来,但后者并未任命或培养继任者。

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项昊宇1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达了相似观点,他说,日本政界甚至自民党内部也有“知华派”人士,他们与中国有着长期交往,只是基于日本国内对华不友好的政治氛围,回避谈论中日关系。但像二阶俊博一样,有政治影响力、有分量,可以作为中日交流的“窗口式”人物,目前还看不到,这一点值得担忧。

不过,项昊宇认为,“二阶俊博的‘隐退’对中日关系会有影响,但程度有限。”他表示,日本政界和社会整体对华态度不乐观,导致日本当前对华政策的消极面非常突出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日本频繁利用钓鱼岛、台湾等议题炒作、渲染“中国威胁论”,企图以此牵制中国。其目的一方面在于配合美国盟友的对华战略需求,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本国的政治需要。在疫情应对不力、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,树立一个“假想敌”可以转移日本国内矛盾,缓解自民党自身执政压力,对提升本国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起到一定作用。但日本对中国的重要性心知肚明,也认为必须和中国保持正常交往、保证基本政治关系的总体稳定。日本接下来的对华政策还是会“合作”与“对抗”两手抓,不会彻底倒向美国,因此“中日关系不会破局”,“也不一定继续恶化”。

“二阶俊博确实为中日交流做出诸多贡献,但在两国关系中,也不应该过于夸大其个人所发挥的作用。”项昊宇强调,如果日本政界和社会的对华认知没有发生根本性扭转,单凭一个“知华派”的力量,难以让日本的对华政策产生根本性改变。他说,虽然疫情影响了一些直接交流,但实际上中日之间始终保持正常交往,应该理性看待接下来的中日关系。

二阶退休之后,其继任人选也成为此次自民党人事调整中的最大焦点。《日本经济新闻》1日称,有声音敦促自民党积极起用中坚、年轻力量以及女性议员。项昊宇分析称,干事长在自民党内部大权在握、责任重大,必须得到各个派阀的认可,有超强的政治手腕和协调能力。目前看来,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、环境大臣小泉近次郎的支持率较高。在女性议员当中,前总务大臣野田圣子、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等人也颇受关注。不过,考虑到自民党总裁选举之后一般还会调整领导班子,因此现阶段产生的干事长也可能只是过渡人选,不乏先选出一位让外界出乎意料的人物,以制造新鲜感的可能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